死亡。巨像

091219/21:02/ 台湾地震了,泉州厦门福州摇了。

我想起了死亡,我急忙电话短信家人好友,他们都在,我也在。因为,我感到害怕了,我所不能理解的害怕,尽管在我面前活生生的人一片。

美国传奇女诗人西尔维亚.普拉斯(Sylvia Plath):

死去是一种艺术

和其他事情一样

我尤善于此道

fenmu

巨像

完全拼合在一起我也难以辨认你
破碎地粘结和整体的联接
驴子骡子的嘈杂乱叫

猪猡的呼噜和鸨母似的浪笑
发自你那巨大的嘴唇
它比仓库前面的空场更糟

也许你把自己看成一个神使
死者的代言人,或者某个上帝和别的什么。
为了从你喉咙里挖出淤泥
到现在我已苦干了三十年
而我仍然不明白

带着胶锅和一 巴懊悍釉砣芤号实切 小的云梯
我像一只肮脏得人心蚁兽缓慢地爬行
爬过你那眉毛般杂草丛生的荒地

去修补大片的渣壳金属板
去清扫你的双眼那颓坍而苍凉的古墓

奥列斯特之外的一片蓝天
用拱形顶板覆盖在我们上面

父亲啊
你的一切像古罗马广场一样简洁而具历史感
在长满墨绿的松柏的树上我开始午餐
你那有凹糟的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