纯净的孩子

他穿着一件黑色皮质内衬毛料的外套,里面夹了一件棕色毛衣,白色棉质小衬衫领在脖子边缘露出来,很显精神。黑色灯芯绒裤子,估计妈妈怕他冷,里面还加了一件长裤,束在腿上,显得腿特别胖。他是被抱着的,差不多两三岁的样子,时而坐着时而被抱着,我想他的大腿真结实呀,活动还是很灵活的,瞧他好动的模样全写在脸上了,自己玩着,眼睛左转右转的。

我站在公交扶手旁边,因为周末人挤,他和他妈妈坐在靠扶手的位置上。那天我穿了黑色长外套,里面一件花边的白色衬衫,头发披散着,显得也很精神。

他一直盯着我看,目不转睛地,有好一会儿了。我是没有察觉到的,我在想一些事情以至于有些出神。他用他的小手碰了我的后背,轻轻的划了几道,很绵密的感觉,完全不像因拥挤一触而过的粗鲁。我不禁回过头,才发现他盯着我看,他的眼皮是外双的,额头有些高,皮肤很白皙。我笑了笑,一般情况下我见到小朋友不自觉做的事情就是微笑,除非他打破了花瓶或者实在是太调皮了。但眼前的这位小男孩,却碰了碰我。

我是侧着他的,他看着我的侧脸。我想他是喜欢我的。他看见了我的微笑,却没有笑起来,只是眨了眼皮一下,又盯着我看,我发现他的眼睛十分漂亮,黑色瞳孔和安静眼眸,跟他的好动完全不搭边而,像黑珍珠一般,没有任何的杂质的纯粹。皮肤很细致,真想上前小拧一下,看能否有一汪水出来。

我盯着他看也有一会儿了。我淡淡地看着他,一直保持着微笑着,我喜欢这位小男孩。见到他笑了,眼珠子转了转,像一朵白云在蓝色的布幕下飘了起来。我礼貌地对着他妈妈说,真可爱的小朋友,多大了?他妈妈用四川口音乐呵呵地答:两岁半吧。我情不自禁地用手指摸了他的脸,我不敢拧,哪怕没有一汪水出来!他妈妈拿着他的手挥了挥,很自得其乐的样子,我想也有对着我的意思。我伸出了手,拉起了他的手,很软,捏了两把。他乐起来了,笑得真开。他没有深深的酒窝,应该是米窝,两边的腮部肉乎乎的,耳垂厚厚的,很有福相的样子。

我的车到了,我再次向他笑笑了,说再见。他又盯着我,我看到了他的黑瞳孔,里面有我的微笑的影子,还有他长长的睫毛,再一次我想起了他轻碰我时的绵密感觉,自然得像风吹过一样!

我在想为什么难忘,很久没有见到漂亮的眼眸了,多么纯净和直率的孩子呀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