渐渐进入独立思考

大脑里晃荡晃荡“独立思考”这四个字,至于思维上,发现对于自己,它不单是一份长久思考和学习而来的基底,更是一份良好的思维习惯。

这一点,在学习和读书上,自己体会更深。在选择精读一本书之前,我需要准备一本笔记本,三色笔,几首曲子,再一杯白开水。而对于大脑里的那些沟堑,我按压了一份鼓励:把自己的思路打开,别被他人的思想给包埋了。然而,每每读完一篇文章,我常常有被作者湮灭的样子,用淫荡一些的话:我的思想被奸了。通常我会给自己一份安静,找出同作者相同和不同的观点,然后提出自己的观点,记下。

前些天,读赵鑫珊先生的《不,人和病毒谁更聪明》,里面有许多关于自然科学,哲学和社会学,包括生物起源说,进化说,美学,病毒学说,宗教,环境学,生物学,人物介绍等等。赵鑫珊先生是博学的。起初,读这本书,许多的观点充斥着我,但是许多观点都是有思考过的。但像赵先生这样将这一群优秀的观点,融会贯通于一页上,虽然有些凌乱,我是第一次经历。这对我来说,我在学习赵先生敏锐的嗅觉和做艺术的功夫之外,得独立开来,换做自己,基于这些方面,来思考SARS,思考病毒和人类,会是怎样的呢?我是不相信“上帝”的,于是便把书中关于“上帝”的观点去掉了,换做“大自然”。在我的理解里,我必须记下:这是一本基于哲学角度,散发出对人类文明的思考;而在显微镜下观察病毒,犹如窥探大自然的秘密,很美丽的秘密。

教授们,常常鼓励我们:书本上的那些“小字体”(额外补充的新知识)才是你们关注的重点,它们都是有争议的,有研究意义。对于这些有争议的观点,它们需要寻找某种证实补充或者推翻,这便是一个探索的过程。对待那些具有真正意义上的争议—“小字体”,大学时代有个错误的观念:那些考试不会考,一般不会认真看,有的话,也只是看自己喜欢的。许多年“填鸭式”下来,我们已经习惯了教科书的权威,我常认为我们被迫害了许多年,不会也不敢提出其中的争议。当然,我指的“独立思考”并不是将作者的观点反驳。于我自己,在学习许多人优秀的思想和方法之外,将一些观点进行思考,有条件的话最好实践,进而总结出自己的观点。

在大学一二年级,那是一个激励的时代。相信许多人会去看《XX几种成功方案》,《世界上最伟大的推销员》,《卡耐基》,《羊皮卷》,《XX的几点建议》等等。。。我也读过这类书籍,而且还不少,书上的一些观念确实是优秀的,而且有不少人受益于此。但是到了大三,经历过一次成功学的讲座。我便不再相信,我觉得:如果你相信“具体情况具体分析”这样的哲学观点的话,就不应该相信成功学。每个人的成长轨道是不一样的,所处环境也是不一样的,更重要的是,我发现我的行为不是靠他们来驱动的,而是来源自己内心的一些深层次。读它们,我能了解到一份故事,认识一些激昂的文字,而其余,别无其他。相反,我现在会选择一些自传,一些文字朴实无华,人性真实的自传。

我给自己一份自勉。

请在准备精读一本书之前,请深思自己在这些方面的想法。大概的记下来。读完,再记。(这时,自己是知道要记下哪些内容),之后,再比,再思,再记。
请独立面对问题,不要轻易依赖别人,除非需要,再请别人来帮忙。
请放松地生活,用心生活。良好的生活是独立思考的必备。
我相信一种直觉,来源于本能,就像许多女同胞们生理期来临时的那种特殊感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