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只猩猩在观看一场足球赛

在读这篇文章之前,说明下:这是一个小小故事。

我将这类故事,分类在“一路向g”之后的“二言小事”。

如果,我说的是如果,我是一只猩猩。

我睁开眼睛,从高高的位置望下去,发现了绿色平整的草地上,有11位白人,11位黑人,还有1位黄人。我坐在左侧第三排10322的椅子上。请不要问我为什么坐在这个位置。我说了,你也不会相信:我睡了一觉,一睁开眼睛,就在这里了。在我的左右是一群脸上长满红色绿色白色条子的,与我一样高低的动物。我知道的,他们是人类。据说,我们来自同一个祖先。我看着草坪,看了好一会儿,才发现,白人黑人用脚踢那个圆圆的东西,那位黄人嘴巴压着一个哨子,时不时吹起,场上的人类停止跑了。

旁边的人类也都不搭理我。我只好望着远处。我看到了一个圆盘,里面有三根像木棍的东西,其中,有一根在不停地走着,绕着圈走着。其余两根也走了,不过,是很小的一步。

我仿佛在看一场表演,像两群蚂蚁围着一粒果屑在打架。旁边的人们,仿佛也在打架,为了草坪上的人类打架。他们疯狂的喊着,声嘶力竭;心跳加速;我想象着,人类应该比我们聪明。但我想象不出,为什么他们那么激动,握着拳头,摇着旗帜。我突然,我意识到我是一只猩猩,不会理解人类的情绪。

突然,草坪里的白人黄人黑人都离开了,到了旁边的椅子上,比划着手,叉着腰,说话,喝水。旁边的人类,终于坐下来了。

那群白人黑人黄人,又回到草地上了。他们又跑起来了,往两边的蜘蛛网。我不明白,为什么,在那粒黑白色的圆圆的东西进去蜘蛛网的时候,旁边的人类,又叫又跳的,喊着:进球了。我想我为什么听得懂他们的话,因为我们以前是同类。

两张网一样大小呀,而且都是白色的,前面还有一个人类,在那里走来走去的。时不时张开他的手,我看了好久,才明白,原来他要抱住那个圆圆的东西。

那几根木棍又在动了。他们还在继续跑。我突然觉得有些困,我闭上眼睛哈了一口气。

睁开眼睛,我又回到了森林。

我跟朋友们讲这个故事。他们很认真地听,但都听不明白。于是,我也就不在讲下去了。

第二天早上,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,我发现我还在森林,我真的是一只猩猩。

我发现了,人类在演绎一场无限的可能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