缓,近日己思。

日子总是一拨一拨赶着来,到了路口,转了个弯,却又见到下一个路口。

近期和师兄师姐们瞎混,偶得“小小小师妹”的称号,瞧着自己以后日子的轮廓,却有一种缓缓而归的感觉。

加减

上个月读完洁尘的《草莓的亲戚》,今日翻起笔记,犹喜那篇《减法》。洁尘说:“在以后的岁月里,我会减去更多的东西更多的人吧。而我,也被别人减去。这非常公平,也真是轻松。很多的存在是不需要留痕迹的,更不需要重温的。在的,一直都会在;留不住的,注定会过去的,那就让它完全不留证据地消失吧。我想,这一点不影响我怀旧,一点不影响。”多么透彻和明朗的感性!还有一句:“慢,其实就是一个减法和加法同时发生作用的过程,一点点地减,也一点点地加,对外界的要求一点点降低,对自己的要求一点点提高。”

日子总是这般急不得,使劲地加,使劲地减,是慢了些。人生能乘除得起吗,是<1,是>1,还是<0,你算过吗?不过,有时候想想,这能算吗? 慢,我想是一种心境。这是个多么信息瞬变而又高效率的社会,是个不断科技文明而又缺失自由自然的社会。城市里总是弥漫着一种气氛:快,再快,一快再快。而我心里是快不得,一快就浮躁起来,再快动不动就会想骂人。所以,我还是慢下来,日子有趣些。 进退 陈绮贞《距离》的歌词里,极喜一句话:“进一步就是退,退一步就是追。” 今日,刚看了一篇文章,标题极好:当进退作协已成平常事,文学才进入常态。而对于那些“功虽成,名未就”的挤进作协与“功成名就“却远离名利场的双向倾向,我还是平常对待吧,省些大惊小怪。见面的人总是在与日俱增,在一些朋友和长辈身上,我能体会到“低调做人,高调做事”的美丽,而那些夸夸其谈却又无德无能的人,是多么卑微。 全身而退,我想也是一种心境。在面对许多的诱惑时,全身而退,而后专注于一件事情。 沉潜 钱理群的《致青年朋友》里面,犹喜《沉潜十年:最诚恳的希望》这篇文章。里面谈到:“”沉”就是沉静下来,”潜”就是潜入进去,潜到最深处,潜入生命的最深处、历史的最深处、学术的最深处。要沉潜,而且要十年,就是说要从长远的发展着眼,不要被一时一地的东西诱惑。” 沉潜,我想也还是一种心境。沉潜十年。钱老讲得极诚恳,做研究,做学问,需要沉潜的态度,而沉潜是需要练就的,非一朝一夕。 日子总是教人养成一种心境,再慢一些,再专注一些,再沉潜一些。这缓,竟扯到了加减,进退,沉潜。怎消说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