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群孩子 一把吉他

福利院外头的风景是如此安静,我时常会怀念在那里度过的美妙又悲伤的片段,那种暗忍住的欣欣向荣,犹如破茧般难以言喻,这真是永生难忘的记忆。

我实在想念你们。

我时常会忍不住梦见你们,一群天使般的孩子和那把被遗忘的吉他。我很珍惜我的梦,我很坚持地认为它们是上天给我的另一份礼物。

那是一个秋的季节。我带着你们在旁边玩滑梯,你们嬉笑着。带头的小姐姐,总是叫我“姐姐”,你很懂事,帮忙着照顾这群弟弟妹妹,只是你很不喜欢我给你们带来字母学习以及补习。

你们时常会围绕着我,弹着吉他,唱着歌,是《星星》,是《鲁冰花》,是《宝贝》,是《南国的孩子》。我喜欢你们凌乱的舞蹈着,那是多么自由而随意的样子,像一片绿油油的草。

我喜欢你们拥抱着我的感觉,我很难以拒绝,或许你们会不自主地流口水,你们是多么敏感而富有太多缺失的孩子。

那位腭裂而又经常哭泣的小弟弟,找不到人抱的时候,就会吵闹,想想,你是多么需要母爱;那位经常表演孙悟空的小猴,你是多么擅长爬上爬下,但是你很小气,给你的糖果,你总是不会分给其他人,我想你曾经缺失多少的满足;那位很会数数的小妹妹,你是多么聪明和听话,回头的时候,我总是忍不住要望望你,快快长大;那位小姐姐,你总说讨厌外界太多的噪杂和干扰,过多的关心让你如此敏感,你也将渐渐看到这社会的不一样的单纯,快上初三了吧;那位严重自闭的小毛头,一个人总是躲在角落里,看着我们,我猜不到你在想什么,但你总让我想起《雨人》。和你们在一起,我总是感到快乐,然后很容易悲伤起来。

我喜欢一个人,或者两个人,或者三个人,一起去找你们。我没有抱着同情的态度,我很平和。或许,我多么热衷于智障儿童的真相,关于自闭症强迫症弱智的真相,同伴说我抱着太不纯正的心态了。我想你们天生的缺失,在后天是否能够有所弥补,那些栓住的性灵,是否有一天能像原始人,走出亚马逊,但是到那时候你们会多么不适应!有时候,我希望你们被人领养,有一个家,可以上学,可以看动画片,可以每天起来穿着衣服在马路上嬉笑着。我希望你们过得好,过得再好一些。

你们是那么不一样,同时你们也只是一群孩子。

你们或许从小没有见到过父母,你们或许没有健全的智力和人格,你们或许一直呆在在一个固定的空间。但是你们有着多么热烈的生命力,我感受到你们的微笑在张扬。

社会总会在关注你们,曾被丢弃的你们—我是多么不忍心告诉你们这样的事实。给予你们温饱,我祝福你们感到温暖,不要怀着一颗冰冷的心,你们受到的伤害已经很大了,但是,我总是希冀着你们能更家美好地活着,能温暖地活着。我很愿意给你们带来快乐和积极,就像吉他旋律里飘出的那份美丽。

一群带给我满满爱意的孩子,谢谢你们。

此时,我在怀念MJ的《the lost children》— wishing them well and wishing them home 。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