说“说”

最近老有人在我面前晃来晃去,叫嚣东西。以至于,我不得不下这样的印象:人说话如同狗吠叫,只为了表达他们的愤怒或者虚伪或者无知,话语也本不是这世界的创造。
特举三例,反思下。
愤怒场景之一:人向来是喜欢抱怨的,尤其是女人,最好的是,有人肯和你一起抱怨。三个女人一台戏,甲怒谁“道貌岸然”,乙马上大嘴巴谁假惺惺做作,丙跟着怨谁帮倒忙,接着甲说跟丙一样的话,乙说甲一样的事情。。。
虚伪场景之二:某员探望某干部,四只手递着红包推来推去,语来语去互应互答,哼,彼此心知肚明说跟没说结果都一样,“乡愿,德之贼也”。
无知场景之三:“大人经常以为和我们说很多话就是沟通了,其实他们是自己讲自己爽,我们通常都是假装在听,然后一边进,唧唧,另一边出,我们到底有没有听进去,他们不管,只要他们讲了,就算了。你看奶奶讲得多~爽啊,我看我们被淹死了,他们都不知道为什么。唉。。。大人说了那么多话,为什么不明白多了就很难消化的道理呢?”“反正说什么都要被骂,慢慢的,我们都变哑巴了”。来自新加坡电影《小孩不笨》。
想想,有些话没必要讲,有些话要忍住不讲,有些话不应该讲了跟没讲一样,有些话要想好了再讲,突然发现我这句话也如同狗吠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