她的圣经

那日来她举起他的手活动活动,说说话儿,自娱自乐着,他是植物人,连眼神也没有了光彩。不是谁都能承受住这样的消遣日子的方式的,三年的照顾经验,她的能力当在我们之上了,吸痰鼻饲翻身拍背擦洗观察病情都自己来,也说我们忙。

那日午后特别晴朗,望着床上因工伤的丈夫(他),还有斜斜地那低头默读的眼神,我轻凑过去,笑笑,道:“读书呢。”

她慢慢抬起头,也笑笑说:“圣经。”顺便,将书翻到书的封面,显赫地印着“圣经”,烫金的两个字。

我那时愣了下,不知当说什么,就滑了一句:“这书好。”说完,就到了隔壁的阿婆看看。

她很深刻地回了一句话:“人呀,生不带来,死不带去的。”她望了望我,不知是感慨还是看到了抵触的文字,纠结成了这句话。

我转过头望见她那深邃的眼眸,安静的坐在哪里,用她的圣经为自己的心灵疗伤。

隔壁92岁阿婆的72岁女儿也感慨地说:“她算是好人了,照顾了这么久,没事儿的也说说话,她自己也习惯了。。。总想着他有睁开眼睛的一天,相信奇迹会出现。。。”说完,望了我,再望了望她,捧起书,也埋下头读书了。

我也纳闷默念:怎么这间病房的家属这么爱读书呀,算是奇特了,有“闲情逸致”了,是天气太好了还是怎的?我没说什么,只是笑着点点头,看了看心电监护,走出来时,顺便低头望望她的书,三毛的照片还有书签是《三毛散文集》。我也怔了下。我没多说什么,也不知用什么重量地脚步走了出来,因为我被她们的坚强征服了。